首页 H生活帮 关心百姓 D诗生活 O生活通
主页 > O生活通 >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 >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过了一段时间,上级命令那些下士官飞行员用特攻机体试飞。岩本队长看着队员陆续起飞,身旁则站着立川机场的竹下少佐。当初岩本大尉从鉾田机场前往立川机场领取要送往菲律宾的物资时,竹下少佐说他刚好有事要到岐阜一趟,便顺道前来送行。

竹下少佐目不转睛地盯着观望试飞情况的岩本大尉,他实在无法接受上级竟然让这幺优秀的军人进行自杀攻击。他们两人今天在立川基地碰头的时候,岩本大尉终于吐露内心话,表示自己对于这样的结果非常遗憾,而这是他在鉾田机场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。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「同样都是上阵杀敌,我宁可用跳弹轰炸执行任务,那才叫得偿所望。」

「是啊,真希望让你一试,如果是你一定会成功的。」

岩本大尉沈默不语,脸颊的肌肉却在抽搐。之后他语气悲痛地说,上级难道以为他们这些飞行员是铁打的死不掉,所以非得在他们身上绑炸弹不可?

陆军参谋本部说什幺也得让第一次的特攻成功,因此才特地挑选优秀的飞行员组成「万朵队」。可是,优秀的飞行员对自己的驾驶技术相当自豪,他们为了击沈美国船舰,不断进行着严苛的轰炸训练。在「俯冲式轰炸」和「跳弹轰炸」的训练过程中,岩本大尉看过好几个发生意外殉职的伙伴;光是在鉾田飞行师团,每个月就至少有两个人死于训练之中。

更恶劣的是,飞行员拿到的飞机都已经将炸弹直接固定在机体上。可见参谋本部为了防止飞行员贪生怕死而临阵脱逃,因此乾脆直接把飞机改装成只能用自杀攻击引爆炸弹。

岩本大尉无法原谅陆军参谋本部作战课员的想法。这是对飞行员的侮辱,而且还不把飞行员当人看。在他看来,想出这种不像样的作战方案,简直愚蠢至极。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「岩本,我有话要告诉你。」竹下少佐把观望试飞的岩本大尉带到一旁。

「岩本,有件事我也不晓得到底该不该说。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所以才来这里想把这件事告诉你。」竹下少佐表情严肃地说道。

「什幺事呢?」岩本队长也严肃以对。

「那个自杀飞机,有投落炸弹的方法。」

显然竹下少佐知道特攻机体构造的秘密,即便飞机被改造过,飞行员还是能用手动的方式投落炸弹。当然,那是违反命令的不合法手段,但竹下少佐还是把方法说了出来。

「用与不用,就交给你判断了。」

竹下少佐嘴上这样讲,内心却希望岩本使用这个方法。

「谢谢您特地前来告诉我这个消息。」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试飞结束后,下士官们向岩本队长报告结果的语气很沈重。原因是他们内心充满愤怒与不满的情绪,毕竟他们从鉾田机场出发时,没有人告诉他们要执行自杀任务,等出发以后才说未免太卑鄙了。不过,佐佐木仍提出準确的报告:

「这架九九双轻,方向舵根本有问题。水平飞行的时候,还得降下单边的脚(轮子)」,把操纵桿往同个方向压,机体才不会往旁边偏移。另外,副翼和升降舵的调整也没做好,最严重的问题是机头多了三根长角,速度掉了十公里以上,也妨碍机体的安定度。」

佐佐木的结论是,飞机有可能是新出厂的,连测试都没做过就送来了。他已经将发现的问题回报给整备人员。

一旁的岩本队长只是默默地聆听。

死亡飞行

当天万朵队便飞往博多湾的雁巢机场,这里是他们第一个留宿地点。一到雁巢,队里的下士官飞行员一改先前的态度,先是近藤行雄伍长抱怨自己被骗了,奥原英彦伍长则感叹上级要他们执行自杀任务却只字未提,未免太过份,好歹也给他们两三天的假期去见亲朋好友最后一面。负责通信的花田博治伍长痛批卑鄙,认为师团干部应该在出发前或是在下令时就说清楚这是自杀任务;至于鹈泽军曹则是脸色发青,一声不吭。这群下士官夜晚跑到博多的街上买醉,想排遣自暴自弃和绝望的心情;岩本大尉也带着三个中尉,怀着看看日本街道最后一眼的心情上街。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其实,岩本大尉心中也有万般苦楚。上级命令他在特攻队离开鉾田之前,不得把自杀任务的内容说出去。他很后悔,自己应该在出发前告诉部下,让他们争取到应有的待遇。岩本大尉走进贩卖博多人偶的商店,从数量稀少的商品中找到了安眠娃娃;他买下娃娃请店家送给人在鉾田的妻子,还被身边几个中尉笑话。当天晚上,和子的日记是这幺写的:

「二十二日。

外子出发了,时间是早上六点二十分左右,我送他到巴士站,内心感触良多。之后,我代替外子去感谢亲友以往的照顾。入夜时分,大城曹长来替外子传话,说他今天已经飞到福冈,一切无恙。老公,原来你已经到九州了。

我们一向感情融洽,如今分别实在难过至极。

不过,身为武人的妻子,从明天起我不会再哭泣了。

我已经做好觉悟。你真的是一个温柔的好男人,在这段不长的婚姻生活中,我很感谢你对我疼爱有加。我会好好照顾家里,只是我很担心你腰上的皮肤病,心烦到睡不着觉,直到十二点都依然清醒。

从今往后,我就是一个人了。」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

本文摘自《不死之身的特攻兵:当牺牲成为义务,一个二战日本特攻队员抗命生还的真实纪录》一书。

「一人、一机、一弹换一舰」?特攻队员内心的挣扎不死之身的特攻兵:当牺牲成为义务,一个二战日本特攻队员抗命生还的真实纪录
    作者:鸿上尚史 Kokami Shoji译者:叶廷昭出版社:远足文化出版日期:2019/08/14读册生活购书读书共和国网路书店购书

    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